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性 >

一个希望对女性也产生吸引力的安全套品牌如何通过设计来达成自己

* 来源 :http://www.explosaomp3.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27 07:15 * 浏览 :

  原标题:一个希望对女性也产生吸引力的安全套品牌,如何通过设计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如今,对于安全套的提

  原标题:一个希望对女性也产生吸引力的安全套品牌,如何通过设计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如今,对于安全套的提问已经从“怎样让男人喜欢上安全套?” 变成 “怎样也让女生爱上安全套?”

  “我发现安全套可能是全世界最难的设计案之一。” frog 的创意副总监林建达说。

  frog(青蛙设计)是一家跨国设计咨询公司,他的前身是知名设计师艾斯林格(Hartmut Esslinger)于 1969 年所创办的 Esslinger Design。成立至今,已经替许多品牌做过设计项目,包括迪士尼、罗技、NEC、汉莎航空、奥林巴斯和索尼等企业。

  2017 年 8 月林建达才刚来到 frog。过没多久,一个名为 FAMA的安全套品牌就找上了 frog,这个成立不到 4 年的品牌,希望找到新的思。

  “刚开始做 FAMA 品牌的时候,其实是切一个小众品牌,希望主打个性化定制,但说实话,还是没有一个有系统的品牌定位。”FAMA 联合创始人兼品牌总监潘晨(本名潘国庆)说。

  在找上 frog 之前,FAMA 并没有一个完整的系列产品。他们的产品是主打让消费者可以针对自己的需求定制安全套,不管是外包装上的图片,或是安全套体本身的尺寸、厚薄、润滑程度等等,也因此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视觉风格。其他不同风格的插画都可能是 FAMA 外包装的一部分。

  林建达回忆起刚得知这个品牌的安全套时,形容像是音乐季上会发放的安全套,有点意思但不是很放心。

  定制化的特点确实可以让消费者感到新鲜,但更多的时候,过度特色化的产品,也的确很难累积在不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与忠诚。

  根据 2017 年 11 月阿里巴巴于“双十一” 后所公布的数据显示,11 月 11 日当天的 12 个小时以内,安全套的销量达到 5 千万个,其中表现最好的前 3 名品牌,依序是杜蕾斯、杰士邦以及冈本。

  在天猫商城当中,单看杜蕾斯的旗舰店,所有产品中销量最好的一款的总销量约为 154 万个,主打 2 件减 20 元。此外,冈本旗舰店当中,卖得最好的一款总销量约 93 万个,宣传中也主打不同折扣。

  潘晨受访时强调,作为一个新品牌,他们并没有要成为三大品牌的竞争对手,反倒是希望能够扩展原先的族群。当然,他也观察到安全套的消费市场,因为电商平台而出现改变,由于平台本身所推出的优惠导向,以及线下的品牌竞争,使得品牌越来越平价。潘晨认为,接下来大范围的广告模式,或许不会那么有效,他希望自己的品牌可以透过小圈子的影响力。

  2014 年成立的 FAMA,官网上的介绍是西班牙品牌,但他们背后的股东与资金,其实是来自中国本地的安全套品牌 “” ,这家公司成立于 2002 年,是上海名邦橡胶制品有限公司的旗下品牌。在上海,有着自己的安全套工厂,就位于张江高新区青浦园。

  的董事长蔡启杰同时也是 FAMA 的创始人,他找了两位更年轻的共同创办人,其中包含潘晨,并交由他们运营 FAMA。

  然而,不管是从 FAMA 所释出的资讯,又或是接受采访时,他们会有意的把两个品牌清楚划分,并一再强调,两个品牌是生产线,所有作业都是的。实际上,一个老品牌通过成立新品牌,重塑品牌定位,又或者是吸引那些不曾购买产品的消费者们,这其实不是特例,也不难理解。

  从事商业设计项目多年的林建达表示这种模式相当常见,“一个白手起家,对产品非常了解的创始人,但他比较专注在产品的研究上,就设计而言他不太懂,所以让年轻人来驱动这个事情。”

  这一次 FAMA 找上 frog 希望为自家产品找到一个调性,至少是除了“好玩、新奇”之外能被消费者记住的,而这次合作的项目,一个是外包装上的设计,另一个就是套体的设计。所谓的套体,就是安全套本身,它的设计面向涵盖了材质、味道、尺寸、厚薄度甚至是形状。

  要如何让安全套更符合消费者的需求,或是更吸引人,几乎是所有安全套品牌的基本核心命题。

  不可否认,安全套确实面临几个尴尬的状况,除了避孕或是防范性病等功能性的之外,安全套一直有着不好的名声,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美国男性当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使用安全套,不想带的理由大同小异——不舒服、降低快感、贴合度差等等。在一个非主动的情况下,男人们几乎不会想主动戴上安全套。

  此外,2012 年曾有一份研究中国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与问题的报告,当中针对 1850 个学生进行调查,发现只有 14.6% 的男同学、17.2%的女同学懂得使用安全套。如此低的比例,反映出缺乏正确性教育的情况,以及对安全套等措施的认知空白。

  不过,对于理解安全套的人,可能又需要跨过一道障碍,就是要如何主动选择安全套。2013 年,比尔·盖茨与梅琳达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曾赞助过一个竞赛,目的就是为了开发更舒适的安全套。2014年也授予 Wollongong 大学 10 万美元的励,鼓励研发安全套。

  但是一直到去年为止,还没有任何产品真正推向市场。虽然某些获者仍在进行原型的制作,但其他人却放弃了,这透露出一个事实——设计出一款让所有人满意的安全套似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2017 年位于的全球公司(Global Protection Corp.)开始销售 60 种规格的定制安全套,共有 10 种长度和 9 种周长组合。他们也是希望透过这种方式,找到人们最可能接受的安全套。这样的作法似乎与 FAMA 用定制的方式获取消费者有着相似之处。

  据《纽约时报》报导,全球公司的 CEO 戴文·韦德尔(Davin Wedel) 直言:“安全套在形象上存在巨大问题,不戴安全套的情况仍然很常见”,而在使用安全套的女性中,有近 7% 表示曾有过安全套 “破裂或完全脱落” 的经历。

  “最好的安全套当然就是使用上没有感觉的。” 林建达认为安全套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过渡产品,”这产品本身相当反人性,你看有哪个动物会带个塑胶套?”,他认为安全套是人类对生殖和死亡的恐惧,暂时将就的方案。

  不过,以功能性考量的话,安全套确实是需要的。为了找到人们能真正接受安全套的核心。frog 先找来了 12 个女生进行焦点团体研究,试图找出核心问题,以及现阶段的产品到底还有哪些没有满足消费者,这是 frog 在设计产品之前,常用的手法。这次找了女性而不是男性,是为了发现那些过往不曾知道的问题。

  林建达告诉《好奇心日报》,为了想设计出不是过于大众且平庸的产品,他们特地找了几个“极端消费者”,像是每天都一定要的人,或是喜欢使用性玩具及情趣用品的人。

  通过调研,frog 发布了名为《做自己的性导演》的报告,当中呈现人们对于安全套的购买与使用上,存在哪些迷思与误区。林建达说调研过程当中,有不少女性说安全套会带给她们 “异物感”。这个异物感的原因来自于安全套无法完全贴合男性生殖器,使得,(摩擦)的过程中,套体会产生皱褶,进一步出现不适感。

  此外,frog 也发现安全套的透明度、气味、保湿度,这些非常细节的地方,都可能影响女生在过程中的感受。

  鲜少有人真的在意原来选择到一个不适合的安全套,其实影响到的不只是自己,也会为对方带来不适感。毕竟,更多的时候,部分男性更在意对方是否在中达到,却不明白,要到之前,可能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双方理解。

  在类似牛油盒的外包装上会有不同的设计让人可以在摸黑的情况下立刻辨别安全套的不同功能

  《做自己的性导演》这份报告当中,frog 的研究人员询问一对情侣“怎样才会让你感受到这是一场完美的?” 女性回答:“会让我感受到非常爱他”,男性则回答: “同时”。

  不过,如果撇开男女性别,一段过程,确实有人在意的是结果,但也有人更在意的是整套完整过程,当中从前戏,或是完事后,双方如何好好对待彼此都有影响。

  差异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错误理解对方想要的,那问题就是知识上的不足。ˊ这问题在亚洲更为明显,因为人们并不擅于公开谈论性,更多时候,还会把对性有看法、主动谈论性这件事污名化。

  有女性受访者就认为:“我去买安全套会被人认为是放荡的女孩。” 同时间,也有男性受访者表示:“一个好女孩会什么要把安全套带在身上?”

  这是一个绕不开的迷思,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还让选择安全套,以及安全套的服务对象只锁定在男性身上,而不是女性。

  如果观察安全套产品,很快地,就能发现一些营销上的共性,几乎所有品牌都会强调——极薄、持久、凸点——仿佛只要完全符合这些功能就能够跟伴侣有一场完美的。

  潘晨认为“极薄=完美”这样的说法,就是迷思的建立过程。“其实 003 以下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了,但很多人不知道,尤其像 001、002 这种它是用聚氨酯的材质,这是不会有很好的贴合性的,而且也非常容易脱落,所以说非常薄的安全套,反而不是特别好的。但一些广告早已经给出了让大家怎么选的准则”,潘晨补充:“薄这件事,不能说是针对男性的,而是人们在安全套的选择下,缺乏认同导致的”。

  找到那些会在意对方真正的需求以及感受的人,成了 FAMA 希望创造差异化的方向。

  “我们希望锁定的用户是‘在意女性用户’的人,这人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就是说,假设我是一个在意女性的用户,我就不会去选杜蕾斯而是 FAMA,因为杜蕾斯的一个广告的重点都是放在极爽、极薄,这些很男性的东西”,林建达说。

  为了减少过程中产生皱褶的机率。frog 发现最容易产生皱褶的区域在于头与体之间,因此他们在套体上提出了一项,认为套体的前方应采用不同材质,制作出紧缩效果,使得套体可以更贴合男性生殖器。“我们提出一个概念是 invisible,” 林建达解释要做一个没有存在感,也看不到的设计,他认为这才是一个好的安全套具备的特质。

  不过,关于紧缩效果的改良想法,最终却遇上了生产技术上的困难。由于目前安全套的制作,为了兼顾薄度与贴合度,在塑型技术上,主要是透过调和好的液体在模型上直接塑型。但这种制作方式,很难在套体上使用两种材质的搭配,达到部分区域紧缩的效果。

  潘晨说现阶段在逐步研究关于材料与生产上的技术,希望可以逐步修正安全套套体的设计。但他也表示,5 月份所推出的新产品,这个想法目前还做不到。

  不过,关于套体 FAMA 这次更锁定在安全套的透明度与气味上的改善,潘晨则说:“我们寻找很多材质,已经可以做到几乎没有味道,而且没有添加香料,比方说奶嘴也是乳胶做的,就可以做到无味的。这个无味上的成本,还是比较高一点。”

  frog 的设计确实经过几次来回,在外包装的设计上,林建达坦言 FAMA 并不是一个领先品牌,必须要做到让人感受到差异性,”我们希望外观是可爱的,我发现只要任何的产品能让女性说好可爱,这就是一个成功”。不过,他强调可爱度必须适中。

  林建达原先希望让盒体呈现半透明的样子,他认为很多时候如果亲眼见到一些细节,或是更公开认识安全套,自然可以累积消费者的好感。但潘晨表示,后来没有采用压克力材质的这个想法,主要是因为希望在材质上的选择上是有环保上的考量,希望达到最小污染。

  从 frog 从提供设计到 FAMA 实际落实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少技术上的困难与差异,但同时也凸显出一个事实——安全套技术发展多年,确实很难有什么突破性的发展。这也就是林建达认为打造一个好的安全套设计最困难的地方。

  尽管现阶段安全套市场几乎被大品牌给蚕食,但从一个成立四年的品牌中,重新定位的过程,潘晨还是乐观看待,“大家都已经到了所谓的程度,但跟还是有距离。你怎么看待性,或是对自己的身体,怎么正确的对待自己的和管理自己。随着我们的基础教育做得越来越好,我相信它是一个未来市场一个指数级和爆发性的增长。”